爱自由胜过爱正确

爱跑酷的猪:

以前一直以为正确是最重要的,但是后来才发现,其实自由才是最重要的。

从大学时代的读书启蒙开始直到不久之前,我都一直都秉承着正确胜过一切的观念,认为一个人只有选择正确的路走了,你才能真正获得幸福。在这将近两年的岁月里,我不遗余力的劝人读书,粗暴的教周围的人励志,死命的劝不要走主流的路,甚至连去不去北京,多少岁嫁人都要管一管。然而这可能并不是我对人家的前途有多在意,而是我教育人的时候优越感爆棚,拆穿人的时候智慧感简直就像“会当凌绝顶”,一旦人家没按照我说的去做,无奈和不解还会如影随形——咋就是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

可是然后呢?绝大多数人并没有遵从我的建议,我却因此变得十分激进,“众人皆醉我独醒”更是常有的观念。直到后来,更多的阅读和写作让我逐渐意识到爱正确的思想并不对,这种不对倒不是因为我太多的“良苦用心”没有得到认同的失望,也不是我开始在意外界对我的评价,而是真正的从内心感受到,一个有教养的读书人不是这样的,当时读书的初衷是为了变得温柔理性,那段时间中的激进反而让我离它更远。

我想这种爱正确的劝恰恰是读书启蒙中需要抗的暴。

这种暴首先在于,无论你的劝是不是真正正确,你要求别人一定要听你的的这种行为本身带有强烈的控制欲,它是专制,蛮横的,就像父母常挂在嘴边的那句“我们都是为你好”。只是如果这种“好”是以一个人的自由为代价,那么他可能永远感觉不到那种“不好”对于自己意味着是哪种意义上的痛,而这控制欲本身,也让一个温热的人变成一个无情的木偶。

这种暴还在于,所谓“正确”本身的含义,或者说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正确”的选择,就好比你的蜜糖可能就是我的毒药。一个以赚钱为目标的人不会理解读书的乐趣,一个不愿平凡的人也不会体会到普通也有快乐。如果强行劝诫,就意味着让生意人拿起书本,让读书人放下思想,让普通人忍受无谓的孤独,让不愿平凡的人无聊地打发时间。这比喻或许并不严谨,但是正是有了自由,才让我看到了世界的丰富多彩,才让我感受到了不同的价值观,才让我意识到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我挽救。

我想只有真正崇尚自由,才能抛弃自己认为自己绝对正确的优越感,尽管这优越感能给自己带来满足,但它仍然是精英意识和缺乏修养的表现,而这一定不是读书启蒙的目的。

那么无论正确是不是真正正确,自由都要比它更重要,如果每个人都愿意自主的做出选择并且做好了为这种选择承担后果的准备,这样的世界或许更加诱人。

                                                                                                2014-04-18

其他文章可查阅专栏目录:

http://www.lofter.com/tag/%E4%B8%93%E6%A0%8F%E7%9B%AE%E5%BD%95?from=tagsearch


评论
热度 ( 7 )
  1. 自由空间Revenger 转载了此文字

© 自由空间 | Powered by LOFTER